舞动生命健康奇迹 ——记国标舞国家级教师段应理

223
舞动生命健康奇迹 ——记国标舞国家级教师段应理
AIDF亚洲国际舞蹈联合会官方网站(一舞所有网)    2013-08-01 04:53:00    文字:【】【】【
 今日大冶讯(记者  周曼茹 文/摄)年轻时,段应理种过庄稼,当过兵,在企业从事过技术岗位,后被派送国外从事资源采集与技术开发,由于过度的劳累,他被诊断为直肠癌,一度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。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段应理对国标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已经是不惑之年的他,决定拜师学习国标舞,当时连老师都不看好他。但他凭借执着的信念和刻苦的训练,一步步走向成功,获得了无数的荣誉。
  如今小有名气的他,同时带许多学员学跳国标舞。国标舞拯救过他的生命,他也甘愿尽己所能将这一高雅、健康、快乐的体育运动发扬光大。

  病倒在国外   被诊断为直肠癌

  段应理,1953年出生在大冶茗山乡鹤条大队王文久村。出身贫寒,从小在家务农。17岁那年初冬,段应理帮着家里收割完秋季稻谷,就带着家人的期望,远赴北京当兵。
  军旅生涯,让段应理逐步成长为一名合格军人,中共党员,一名基层连队的小干部。1976年,段应理转业到华新水泥厂,结束了六年的军营生活。
  在华新水泥厂,段应理主要从事技术岗位。32岁那年,他被单位选送到伊拉克,进行资源采集与技术开发。“在国外吃的苦,只有自己知道,国外不都是天堂,并不是每一个出国的人都能实现梦想。”在陌生的国度,段应理适应了与寂寞为伍,与孤独同行。
由于工作太辛苦,身体免疫力下降,段应理病倒了。于是,他辗转巴格达各家医院,被当地医生诊断为直肠癌。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  1986年底,段应理提前回国,被单位送到黄石工人疗养院进行治疗。打针吃药的痛苦,久病不愈的身体和精神折磨,使段应理吃不下一碗清水粥,每晚睡不上两个小时,他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。

  体育公开赛    迷上了国标舞

  为了转移注意力,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接受治疗,护士常拉着段应理跳舞。“在那个年代,男女之间别说手牵手,就是肩并肩都被人指责伤风败俗。”段应理说,“因为跳舞,我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,但接触舞蹈以后觉得挺新鲜,挺有趣的。”
  1993年,黄石举办首届长江沿江城市体育舞蹈公开赛,吸引了南京、重庆、上海、武汉、九江等十几个沿江城市百余名选手参赛。仍在休养中的段应理报名成了志愿者,参与活动的治安维护工作。舞池中,那俊美修长的身材,漂亮潇洒的舞姿,撩人心弦的造型,给段应理带来一场美轮美奂的视觉享受。
  比赛结束后,段应理心里泛起了涟漪,“作为东道主,看着外地选手在自家门前领奖,而黄石几十万市民,却很少有人会跳国标舞。”不知哪儿来的胆子,段应理冲上讲台,向获奖者索要了名片。  
  回家之后,段应理揣着名片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考虑到冠军得主来自上海,路程遥远,沟通不便。段应理选择向亚军得主,武汉籍选手周斌拜师学艺。

  习舞健身    病情逐渐得到控制

  第一次登门求学,周斌简单地打量了段应理一番,便转身离开。
  “周老师,我特意从黄石赶来,向您学跳摩登舞。”
  “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学摩登舞要花大把的时间,投入大把的精力,我担心你一时兴起,玩玩而已。”
……
  几番对话之后,周斌松口了,“那好吧!我给你做个示范,你就按照那个架势,看能坚持多长时间。”
  “两腿并拢,全足着地,双膝放松,双臂平抬,双手肘尖与心窝成为一条直线,左小臂向斜前上方上举与左上臂成略大于90°,右小臂向斜前下方平伸。”这样一个基本站姿,段应理面朝墙壁,一丝不苟地站了45分钟。
  从此,段应理成了“公交闪电侠”往返武汉、黄石之间。“一个月上两次课,可工资只有两百块,基本上花在学费、路费上了。”课后,段应理经常帮周斌洗衣服,买菜,做家务。“无非是想老师多教一点。就像人饿肚子了,需要营养补给,哪怕只教一点点,也非常高兴。”
  经过几年的治疗,加之跳舞强身健体,段应理的病情逐渐得到控制。为了腾出时间学舞,他向领导主动请缨,要求调到后勤部门做清洁工。“我放弃了在总控室从事高科技的旋窑操作工,而选择做清洁工。很多人不解,说我病糊涂了,将大好前途放弃。我认为,清洁工作集中在晚上,白天就有大把时间练习舞蹈了。”

  学舞之初    经常与舞伴争吵

  在当时,黄石地区没有跳摩登舞的同行。“在老师那学得很好,一回来就忘了。”段应理遇到了瓶颈,时常寝食难安。一次聚会中,段应理认识了气质高雅的柯淑琴。谈话中,她被段应理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,愿意做舞伴,学习摩登舞。
  “她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学习摩登舞。毕竟一个女人,有家事,也有自己的事业。”有了舞伴后,段应理更加勤奋练习。
  摩登舞的学习,就是岁月的积累、沉淀的过程,舞伴之间的磨合,从生涩到熟练,是一个非常艰辛的历程。为一个动作、一个眼神,他们要进行成千次地练习。为了提高舞技,他们在逸趣园租了一个场地,朝七晚五的练习舞蹈。
  在跳舞的最初两年,他们常因配合问题起摩擦,吵架吵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,都觉得对方做的不够好,自己没有错。为了在老师那多上几节课,他们省吃俭用,时常带着馒头、腌菜上路。“那时,感觉整个身心都陷入舞蹈中,无法自拔。”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段应理和舞伴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,彼此不再是口头吵架,更多是真诚礼貌地询问对方,自己还有哪些动作需要改进。 “舞跳得越好,修养也就越好,为人处世也会越来越宽容。”回首往昔,段应理已经数不清磨破了多少双布鞋,往返了多少趟武汉,交了多少学费,参加了多少场比赛。

  家庭做后盾    推广有氧运动

  采访中提及家庭,段应理动情地说,“几十年来,我一直很任性地坚持自己的追求,对家庭投入少之甚少,但妻子无怨无悔,任劳任怨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,让我心无旁骛的投身舞蹈。”段应理说,“自从得病以后,妻子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她认为我能站在她面前就是奇迹,是摩登舞将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。”
  如今,在街头巷尾、花园广场,到处都能看到段应理带着学员跳舞的身影。“我愿做一颗铺路的石子,让摩登舞被更多人接受。因为摩登舞对每一个受过它熏陶的人来说,影响是一生的。爱上摩登舞,不仅仅是一种兴趣,更是一种追求。”
回望自己的成功之路,段应理说:“国标舞不是一种炫耀,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徒步旅程,更是提升综合素质的有氧运动,学习它是一件快乐的事。”

浏览 (645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